生活在假象里

177 0

无物存在。即使有物存在,也无法把握。即使可以把握,也无法表述言说。

高尔吉亚

我思故我在

勒内·笛卡尔

我所感知到的世界并不足以证明这个世界的存在,但拥有能感知世界的能力证明了有一个能思的我存在。

物体发出或反射的光被眼睛接收后通过视神经传入大脑,大脑经过处理后才形成了我们看到的画面。这意味着:我们看到的画面并非眼睛接收到的光本身,即使这些光或我们的眼睛不存在,只要能模拟出视神经向大脑传输看到某一画面时所传输的信号,我们仍能“看到”这一画面。因此,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所谓的万物是否真的存在。

种族假象:断言人的感官是事物的量尺,这是荒谬的。正相反,不论感官或是心灵的一切觉知总是依个人的量尺而不是依宇宙的量尺。

弗兰西斯·培根

我们的知识来自对经验的总结与归纳,这些知识也许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但这些知识并不是真理。我们所感受到的世界也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起码不是真实世界的全貌,而仅是我们感知的集合。

眼睛可以接收到物体发出或反射的光、耳朵可以接收到物体震动形成的声波、体表分布的神经元可以得到外界温度以及与皮肤接触部分的压力分布、鼻子和舌头可以得到物体气味分子带来的化学刺激……最后,这些信息被传入大脑,形成了我们看到的画面、听到的声音、触碰物到体的感觉、闻到和尝到的味道。

然而,肉眼所能接收到的光仅是电磁波中的一小段,俗称可见光。大部分不可见的电磁波都不能被眼睛接收。人类自身能获取到的一切关于外界的信息量都被死死地限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不仅是所能获取到的信息的量被限制了,获取信息的维度更是被限制的死死的。

我们知道有光存在、知道光是一种电磁波,于是我们通过科学手段找到了那些看不见但存在的电磁波,但我们很难知道那些我们根本无从感觉的事物,更无法用语言或文字来描述。

对于一个先天失明者,两个除颜色外完全相同的物体并没有任何不同,你也很难给他解释清楚什么是颜色。如果全人类都是先天失明者,那么“颜色”这个词以及这个概念就根本不会存在。庆幸的是人类中绝大部分都有眼睛,不幸的是我们并不知道在哪些维度,全人类都是“先天失明者”。

借助现代科学技术,我们可以获取到一部分自身无法直接接收到的信息,如引力波的存在、行星的运行、宇宙的膨胀等,但这一切仍然是十分有限的,因为我们所能知的一切都建立在我们的思维模式上,就像先天失明者不会产生“颜色”这一概念一样,即使借助了科学手段,我们能知的世界仍然只是这个世界的冰山一角。

我们所能感知的世界如此有限,而我们却狂妄地称其为真实世界,这是何等的荒唐。

欧阳桂花

欧阳桂花

本站特约作者、没文化、没技术、喜欢思考、热爱生活、是个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