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吧,爆发吧!像苹果一样红,像鞭炮一样响!

586 3

本作品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本人对你的遭遇十分同情,并建议你尽快分手/离职/就医。


他一直都知道,她根本不爱自己,但他还是心甘情愿一次次地被她的谎言耍得团团转,因为他确实能从这些虚假的甜言蜜语中感受到幸福。他自己也觉得这很荒唐,更荒唐的是,他真的这么认为。快过年了,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三年,而她还从来没跟自己回过家。这一天,他再次邀请她和自己一起回老家,她毫无悬念地再次以“过年我二表姐结婚,我要回自己家”“我都两年没回家了”等两年前用过的借口婉拒了。

他一直都知道,老板承诺过的升职、加薪、年终奖等福利,不过是一张张可望不可及的饼,但他还是对此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他自己也觉得这很荒唐,更荒唐的是,他真的这么想。快过年了,这是他在这家公司工作的第三年。这一天,他再次去问老板关于年终奖的事,老板毫无悬念地再次以“业绩不突出”“公司资金紧张”“希望你能牺牲小我顾全大局”等两年前就用过的理由敷衍过去。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健康状况已经不容乐观了,但他还是不敢踏进那个可能会加重他精神压力的医院的大门。只要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病,自己就没病。他自己也觉得这很荒唐,更荒唐的是,他真的这么做。快过年了,这是他第三次在医院门口徘徊。这一天,他再次离开这个徘徊了两个小时的医院大门口,并以“我能吃能睡的,没啥不舒服”“只是睡眠质量有点差,这年头有几个睡眠质量好的人”等两年前就用过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他只好再一次、独自一人、拖着疲惫的身躯和面容、两手空空地回家。

路边有个水果摊,摊前有两种苹果:一种个头小一些、没那么红,价格便宜;另一种个头更大、更红、也更贵。

“苹果和人一样,都是分三六九等的!贵的有贵的道理。”水果摊老板说。

“不都是苹果吗,贵的怎么?吃了还能长生不老?”他说,随后拿了个袋子,在便宜的苹果里尽量挑了几个颜色稍红一些的、个头稍大一些的。

过年这段时间,小孩们总喜欢放鞭炮。或许他小时候也玩过,但他从没喜欢过。而此时的他已经开始讨厌这种突然发出声响,干扰人思绪的玩意了。

他拿了个苹果正要吃,突然身边出现鞭炮声。又是一群熊孩子乱扔鞭炮,差点把他手里的苹果吓得掉在地上。

令人气愤的是,遇到这种情况,你大概只能期待这个小孩身边有家长,并且这个家长有良心,会主动去制止他家的小孩。如果你去和小孩对质,你绝对捞不到半点便宜:轻则小孩不听劝阻继续撒野;重则小孩向家长“告状”说你欺负他,然后便是“大过年的”“你跟个孩子计较什么”“又没掉块肉”等强盗逻辑源源不断进入你的双耳,其杀伤力比鞭炮声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老祖宗教导过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于是他关上门,闭上眼,想获得片刻安宁,可耳边还是时不时传来一声声鞭炮声。

这种毫无规律的鞭炮声十分令人讨厌,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它会何时出现并把你吓一跳。

比鞭炮声更令人愤怒的,是这群放鞭炮的熊孩子们此时的欢声笑语。

他打开门,用力吐掉刚咬下来的一块苹果,朝着熊孩子们破口大骂。对这一行为可能引发的恶劣后果全然不顾。

大部分熊孩子见势,都有所收敛,可还是有个别熊孩子心有不甘,挑衅般地点燃了一颗鞭炮,扔在路面上。

他望着地上这颗鞭炮,眼睁睁看着它炸开。这颗鞭炮仿佛不是炸在地上,而是自己的脸上。他感受到自己脸上的灼烧感。

他徒手将手中的苹果掰成两半,用力将其中一半砸在那个扔鞭炮的熊孩子旁边的空地上。苹果在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四分五裂,一部分碎块飞溅到这个小孩的脸上。

也许是被吓到了,也许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优势,小孩愣了一下,随即放声大哭起来。

像一泡刚被拉出来的、冒着热气的屎引来一群饥饿的狗一样,小孩的哭声立刻把一群大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和屎不同,屎只能解决狗吃饱肚子的需要,但对“小孩被欺负”这件事做出不同的行动,却能解决不同的“狗”们不同的需要。

对小孩表示关心,可以把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塑造成善良、温柔、和蔼可亲,于是他们来了:“哎呀,小朋友,你怎么啦,有哪里不舒服吗?疼不疼?”

对他表示谴责,可以把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塑造成勇敢、正义、嫉恶如仇,于是他们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都多大了,还欺负一个小孩子!”

在这里当和事佬,可以把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塑造成理性、智慧、就事论事,于是他们来了:“哎呀,大家不要吵嘛,也没什么大事。小朋友,以后别玩鞭炮了,你看看,多危险啊,快回家吧!”

从这件事引申出其他事件,可以把自己在别人眼里的形象塑造成知识渊博、见多识广,于是他们来了:“从这件事就能看出,在足够强大的对手面前,任何的技巧和优势都是无济于事的,所以一个国家要想……”

“屎”已经被分食得差不多了,“吃饱了的饿狗”们也都纷纷离开了。

伴随着悦耳的小孩抽泣声,他再次关上门,坐在沙发上,将手中剩下的半个苹果扔进垃圾桶。然后翘起二郎腿,再从口袋里拿了一个。只啃了一口,便又把苹果扔进了垃圾桶,因为这个苹果不甜。

他想起水果摊老板的那句话,于是站起身,将刚买的一袋苹果全都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向水果摊走去。取了一个袋子,随意挑选了几颗更大、更红、也更贵的苹果。

谢让

谢让

姓谢名让字不争。

3条评论

  1. 虽然他瞧不起被分成三六九等的苹果,但是他肯定希望那个更大、更红、也更贵的苹果,或许真的有长生不老的效用。

  2. 这是写微小说吗,可以蹭稿费了,哈哈

  3. 小孩子喜欢瞎胡闹,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孩不多见。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