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事之秋 第一篇

382 2

何楚今年22岁。她两年前辍学,经家人安排,现在一家剧院上班。最开始做检票员,现在是部门主管。每天的工作并不多,但几乎每天都要上班。而且越是节假日,就越难请到假,甚至连春节也是如此。

工作原因,何楚经常有机会观看各种戏剧表演。她尤为喜欢,甚至痴迷与爱情相关题材的戏剧。她多么希望,甚至渴望那些发生在戏剧里的故事能发生在她身上。然而,这份工作在给她的精神世界插上一双翅膀的同时,也给她的双脚戴上了一副脚镣——她可以在荧幕和舞台上看尽一切世间纷繁,却因工作时间和场所的关系无法真正体验和拥有它们。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份体面、稳定,还不累的工作,有时何楚自己也这样安慰自己。而且她心里明白,要不是家里的关系,自己可能根本没机会在这里工作,想要辞职再找一个和现在差不多、或者不比现在差太多的工作几乎不可能。于是她几乎做好了一辈子待在这里的准备。


夜深了,江常有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他提起背包,起身准备离开,去附近剧院看那场上周就买好票的音乐剧。他又是最后一个离开的,按照规定,他逐个检查了清单上需要关闭或保持运行的设备状态,并在每一项后面画勾,然后在清单末尾签上日期和自己的名字,走出实验室,锁上了门。

江常有在这家研究所做研究员已经第四个年头,虽然他才25岁。一开始,他并不喜欢科研,他喜欢音乐、喜欢艺术,而搞科研是他父亲的心愿,目前的工作也是父亲给安排的。他本不感兴趣,但当他父亲答应给他那件宝贝,并承诺他工作三年后告诉他关于这件宝贝的一切秘密时,他心动了。虽有不情愿,但为了这个宝贝的秘密,他还是答应了父亲。

父亲告诉他,想要拥有它,必须保持每天至少两小时的身体锻炼,并且将这个宝贝带在身上。他当时并不理解,但父亲一再要求,他不得不照办。

工作三年后,父亲兑现了承诺,告诉了他关于这件宝贝的秘密。这时,他才渐渐明白了父亲当时要求自己每天坚持锻炼、并且把宝贝带在身上的原因,也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等三年才将这些告诉自己。如果父亲一开始就告诉自己这些,后果不堪设想。因为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竟有如此强大、强大到令人害怕的力量。

父亲还告诉他,关于这件宝贝,还有许多事情没弄明白,但父亲已经力不从心,想彻底弄明白这一切,只能靠他自己了。


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半小时后是今晚最后一场演出,一场关于爱情的音乐剧。演出所需的一切也都准备就绪。这时的何楚已经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如果一切顺利,只需等到演出完毕,然后下班即可。平时,她喜欢坐在幕后欣赏,而这一次,她觉得欣赏这类题材的戏只会让她更痛苦。她将工牌摘下放口袋里,准备出门透透气。

深秋的夜,一片片落叶在路灯的照耀下透出金黄的光,乘着微风,悠然飘落。有时,两三片叶子在空中相撞;有时,地面的落叶被另一阵微风卷起,再次飘向半空。虽是凋零之景,但在何楚眼里,这更像是叶子们的狂欢。

“树叶都能轻松拥有的自由,我却没有。”何楚心想。

这时,黑暗里出现一个男人,何楚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他背着背包,朝剧院门口一路小跑。从一身肌肉看出他经常锻炼。他的长相并不十分出众,但对何楚依然有着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事实上,由于见过太多所谓的高颜值帅哥,何楚反而觉得,如果太帅,反而会让人感到不真实。

他越走越近,何楚的心跳也越来越快。即便此前从未经历过,何楚也无比清楚地知道,这是心动的感觉。此时的何楚几乎走神了,她几乎没听到他在叫她。

“嘿!美女?你怎么了?”江常有问何楚。

“啊,哦,我……我没事。”回过神来的何楚惊喜地发现是他在叫自己,语无伦次地回答。

“你也是来看剧的吧,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进去等吧!”江常有说。

“啊?我不是。”何楚一边从口袋拿出工牌戴在脖子上,一边说“我在这里上班的。”

“哦,嘿嘿,不好意思啊,那我就先进去了啊?”江常有有些尴尬地说,然后小跑着进了剧场。


江常有一路小跑着赶来剧院,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女孩站在剧院门口。她好像在等人,又好像在思考什么事,甚至感觉她在看着自己。

离得近一些后,江常有看清女孩的脸,五官清秀、皮肤白皙,很漂亮,只是此时的她双眼无神,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想入迷了,如果笑起来,一定会更美吧。

江常有走到剧院门口,看了看手表,离表演开始还有十分钟,他想女孩应该也是来看剧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么晚一个人站在剧院门口呢?

“美女你好,你一个人来的吗?”江常有站在女孩面前,略微弯下身子、偏着头对女孩喊道。但也许是她太入迷了,居然一丁点反应都没有。

“嘿!美女?你怎么了?”他只好加大音量,继续向女孩喊道。

“啊,哦,我……我没事。”女孩这才回过神来。还好,要是再没反应,那多尴尬啊,虽然也没外人看见。

简单寒暄几句后,江常有才知道这女孩叫何楚,是这家剧院的员工。


江常有进了剧场后,何楚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蹦出来了。她努力抑制着悸动的心,到剧院查看了观众登记表,知道了他的名字,并偷偷存下了他的电话号码。

何楚知道,她爱上了江常有。她坐在办公桌前,双手托起下巴,开始幻想,幻想她和江常有在一起开心地聊天、一起吃饭、一起手牵着手逛街……就像许多情侣一样。

然而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一切只能停留在幻想。她不想错过,却又不敢表白。


到了剧场,江常有还想着刚才站在门口那个叫何楚的女孩。

对于一个整天闷在实验室和健身房的江常有来说,如果他的生活是一杯清水,那何楚的出现就像这杯清水里扔进去的一颗方糖,这颗糖慢慢溶解,让整杯水都带上了淡淡的甜味。

他想等散场后去问何楚的联系方式,却又担心这样做是否妥当。而且他知道,自己似乎并不适合谈恋爱,因为他身上背负着那样一个秘密,一个他父亲倾注了半生心血,而他自己也准备为此奉献半生的秘密。

江常有想,他大概爱上了何楚。表演开始,江常有闭上眼,静静欣赏着悠扬的音乐,耳朵里传来男女主人公的对话,而他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他和何楚的面容。

然而对于他来说,这一切只能停留在脑海,因为他不想伤害她。


表演快结束了,何楚躲在出口外,偷偷望向剧场内。因为人不多,她想趁江常有出来时假装与她偶遇。于是她看到江常有往出口走时,故意远离出口,估算好时间向出口走去,果然他们再次相遇了。

“哎,是你啊,好巧,又见面了。”何楚略带紧张却故作轻松地说。

“嗯,是啊,这么晚了你还没下班吗?”江常有问。

“我这会已经准备下班啦,等观众走完我就走。”何楚回答。

“这样啊,那要不等会一起去吃夜宵?”江常有提议。

“好啊好啊!那你先等我一下,我马上来!”何楚激动地说,正准备往前走,突然想起什么,又转身补充“不过先说好,这顿我请!”


表演快结束了,江常有还没决定好到底要不要问何楚的联系方式,也不知道何楚是否已经下班了,或者即便没有下班,自己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她。正一边想着一边出门,却正好在门口看到了何楚此时也向门口走来,两人竟再次在门口相遇。

此时,再次见到何楚的江常有觉得自己非常幸运,但他也比之前更害怕失去她。于是顾不得那么多,他邀请她一起去吃夜宵,她答应了,还说这顿她请。

“她是不是也对我有意思啊?”江常有想,随后又立刻想到同事们聊天时谈到的“人生三大错觉”,顿时觉得自己太过自恋了。


时间已接近凌晨,他们只好去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买了两个饭团、几串关东煮、两瓶饮料,坐在路边的树围椅,边吃边聊。

何楚意识到,这竟是她几小时前幻想的场景,一切居然来得那么快。当然,她知道,这是她的一厢情愿,她还知道,这一切能持续的时间或许还比不上一场音乐剧。

但是她不想这么快结束。

她慢慢将手放在围椅上,只要他伸手去拿东西,就有机会碰到她的手。如果真的碰到,她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


凌晨,和一个女孩单独在外面吃东西,还是这么漂亮的女孩,江常有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某种冲动。

他时而看向正前方,时而低头望着地面,虽然在和女孩聊天,却不敢往女孩那边看。

然而下一秒,当他伸手去拿放在他们之间的食物时,他摸到了何楚的手,纤细、柔软。一瞬间,他的心仿佛触电般,而身体却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也不能动。

当他终于回过神来,正一边说对不起,一边将手拿开时,何楚却抓住了他的手。


这一刻,何楚决定直面自己的欲望。无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都要去做她想做的事。如果这是一场戏,既然注定不能长久,那就让它更精彩一些吧。

她站起来,江常有也跟着站起来。随后,她踮起脚尖,不顾一切地吻了上去。

见江常有没有反抗,二人就这样紧紧拥吻在一起。


此时的江常有意识到自己并不是一个圣人,他已经有了一些羞于启齿的想法。而令他猝不及防的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居然主动向他扑了过来,而他也热烈地回应着。

但是因为刚吃过东西,口腔里还有残留的食物,都没什么经验的两人接吻时,就像是在努力把对方口腔里的食物残渣吸进自己嘴里,然后再被对方吸走。就这样吸来吸去,食物残渣和唾液都得到了充分搅拌,十分均匀。

意识到这有些滑稽的两人突然停下了动作,随即相视哈哈大笑起来。他们笑得那么灿烂、那么甜蜜。这一笑,两人不再害怕面对对方;这一笑,两人不再各自单相思;这一笑,两人确定了关系。


“外面有点冷,要不我们……”何楚吞吞吐吐地说。

“那我们去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明白了何楚心思的江常有提议。

“嗯……”何楚轻声回应。

他们到了酒店房间,开始更加肆无忌惮地热烈拥吻起来。至于口腔里的食物残渣,他们在来酒店的路上买了一瓶矿泉水,两人你一口我一口,轮流将一整瓶矿泉水喝光,食物残渣早已不见踪影。

然而,就在何楚解开江常有的裤子,准备更进一步时,她发现了那个极不寻常的东西。


江常有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躁动,而女孩也给出了这么明显的暗示,如果再不开窍,那就太不是东西了。

他闭上双眼,感受着她的双手在他下体周围活动,静静期待着那一刻美妙的到来。

而就在那一刻即将到来的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大事不妙。然而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这是什么?”何楚指着从江常有裤腰处滑落,重重砸在地上的东西问。她尝试去捡起来,但她惊讶地发现,这一块打火机大小的东西竟如此沉重,以至于她几乎用尽全身力气也只是将此物拾起地面几厘米便不堪重负,放了回去。

“哦,这个呀,这……是个玩具……健身器材之类的东西……”江常有略显慌张地回应着,然后几乎毫不费力地把它拿了起来。

从整体看上去,这个“玩具”像一颗鹅卵石,左右各两个孔,手指正好能穿进去。并且何楚隐约觉得这是一个可以活动的装置,因为左右两边和中间那一块显然不是一体的。

何楚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在说谎,同时也惊诧于他竟能如此轻松地拿起这件东西,就像真的拿起一个打火机一样。而且他竟一直将它放在身上,并且从之前他的种种反应来说,他应该是习以为常了。

从他吞吞吐吐的语气,何楚知道,他还不准备向她说出真相。但女人的天性还是让她忍不住问了一句:“真的不能告诉我真相吗?”


“这下完了!”江常有内心暗自责备自己,“都怪一时精虫上脑,居然把父亲给的宝贝暴露了。”他趁机把宝贝捡起来藏好,同时大脑飞速运转,思考应对策略。

“真的不能告诉我真相吗?”当何楚问出这句话时,他知道面前这个女孩没那么好糊弄。他还想说“其实我是奥特曼,这是我的变身器”来尝试让这件事翻篇,但他最终没有这样做。

“我不想骗你,但现在我还不能说出真相,希望你能理解我。”万般无奈的江常有说。


“好吧,那我以后不问了。”虽然一开始并没抱太大希望,但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何楚还是有些失落。只是与此相比,何楚更害怕失去他。

何楚再次紧紧抱住了江常有,对他说:“其实我对这个没什么兴趣,只是对你有兴趣,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但是你不愿意说也没什么关系的,不要放在心上。”


见何楚这样,江常有内心十分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心爱何楚,但他真的不敢保证能给她想要的幸福。其实就算知道他很可能给不了她幸福,他会愿意就此放手吗?


何楚知道江常有一定有苦衷,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苦衷,但她决定尊重他的隐私,不再过问此事。

此时的何楚并不知道,自己的这一想法将给自己日后的生活带来多么可怕的变化。


不仅何楚不知道,连此时写这个故事的作者欧阳桂花也不知道。因为这篇故事完全是即兴创作,连大纲都没有,所以欧阳桂花也很想知道接下去这个故事要怎么编。不过好在欧阳桂花是作者,对小说世界里的一切来说,欧阳桂花就是上帝。如果写到后面发现事情圆不回去,那也没事,直接把前面的剧情修改一下,不就完了吗?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这是一个科幻故事。而这种一见钟情、两情相悦的大俗套一点都不科幻,之所以把这些写下来,一是为了与后面两人的悲惨生活做对比、二是为了恶心读者、三是……好吧,没有三。

欧阳桂花

欧阳桂花

本站特约作者、没文化、没技术、喜欢思考、热爱生活、是个好人。

2条评论

  1. 哈哈,写得不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