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可能不会好了,但我会

214 5

本文含鸡汤、毒鸡汤、反鸡汤,请对上述内容过敏者谨慎阅读。


一切会越来越好吗?

每当我闲下来思考所谓的终极问题时,我总是很悲观,尽管这种情绪并不会持续很久。我发现一些看似不言而喻的真理其实根本经不起推敲,只是它们过早霸占了你的潜意识,且不给你任何思考的机会。这些伪真理中就包括“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曾经我也这样想,衣服的款式越来越多,食物的获取越来越容易,公共设施越来越完善,高铁的速度越来越快……在科学技术日益发展的今天,一切仿佛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好。但技术的进步带来的并不全是好消息,至少对我来说不是。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同时,生活成本甚至生存成本也在不断提高,而这一切并非出于完全自愿。

与古人相比,古人没有漂亮的衣服、没有美味的食物、没有先进的医疗技术、没有高铁、没有互联网,连电都没有。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一定觉得古人的生活糟透了,可这些东西对古人来说并不是必须的,却是现代人离不开的。而古人所拥有的一些东西,对现代人来说却极为奢侈。

在农耕社会,人们的生活很简单,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拥有充足的睡眠、拥有属于自己的闲暇,一年只有两三个月很忙。一个男人耕种收获的粮食可以养活一家两个老人,一个妻子和几个孩子。他们不需要高铁、也不需要互联网就能生活,就像身体健康的人不需要依靠轮椅也能行走。

健康人当然不会羡慕坐着轮椅的残疾人,但随着技术发展,在未来,双腿残疾的人或许能借助机械骨骼进行站立、行走甚至奔跑。他们可以花更少的力气去完成更剧烈的运动,可以比没安装机械骨骼的人跑得更快、更稳。到那时,没装机械骨骼的健康人会不会羡慕这些装有机械骨骼的残疾人呢?甚至会不会有健康人也去装上这样的机械骨骼来辅助行走呢?

如今,很多之前被认为是绝症的病如今也变得可防、可控、可治,现代医学技术的发展功不可没。但现代医学在给病人新生的同时,也让这些致病基因得到了延续的机会。还有一些疾病本身就是社会发展带来的结果,比如众所周知的,如果没有香烟,肺癌将会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其他很多癌症的发病率都和寿命成正相关,也就是说人活得越久越容易得癌,如果活得足够久,那么就一定会得癌。

工业和信息技术的发展打破了地域限制,这导致和你竞争同一工作岗位的对手扩展到了全世界。迫于竞争压力,你不得不用更长的工作时间或更大的工作强度来换取工作机会。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更是在无形中延长了工作时间。对许多人来说,上下班的概念和界限早已模糊。除此之外,移动互联网还过分地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让人无法真正拥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

有时候,复杂的社会本身也会带来痛苦。认识的人越多,越可能激发人们的攀比心、认可欲以及由此引发的各种烦恼。有时候我们会迫切想得到某些人的认可,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去讨好某些人,有时候我们会被某些人陷害,有时候我们会不由自主地憎恨某些人。


人们选择堕落的权利已被剥夺

如前所述,现代社会生产力、生活水平都在不断提高,作为代价,我们付出了更长的工作时间和更大的工作强度。那么我是否可以在不触犯法律、不伤害他人的前提下,选择更舒服,甚至堕落的生活呢?严格来说,当然可以,只不过你需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并不便宜。

做一个对社会没什么用的人,也不要求社会给予自己什么回报,看上去似乎很公平,你以为很容易,但你根本做不到。

首先是来自你自己和你身边人的压力。心安理得地安于现状很难,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更难。不努力,你在你亲戚朋友们眼中就是一个废物、社会的蛀虫。类似的词还有很多,因为这就是一个鼓励奋斗、批评放纵的社会。

如果你能克服这些心理负担,痛下决心断舍离掉一切非必需品,那么你首先要面临的问题将会是:什么是必需品?

对古人来说,能果腹的食物、能御寒的衣物、能避雨的茅屋就是必需品,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奢侈品。但对于现代人来说,丰富多样的食物是必需品、便捷的交通工具是必需品、手机是必需品、互联网是必需品,甚至连空调都是必需品。就好像一个长期依赖机械骨骼行走的健康人,卸掉机械骨骼后可能会连走路都困难,即使卸掉机械骨骼之后的他和安装机械骨骼之前的他并没什么两样。

活在现代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被安上了这样一幅无形的机械骨骼,它是我们的攀比心、认可欲,它是我们被各种美食刺激过度的味蕾、被各种便利服务宠坏了的四肢,它也是我们无法割舍的社会关系、是我们早已被固化的思维。


所谓成长就是适应痛苦

小学时没做作业,到学校骗老师说做了没带,被老师一眼识破,然后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被老师批评、罚站,甚至被要求请家长。现在看来,这种事根本不算事,但对当时的当事人来说,这可能是他小学期间的至暗时刻,这件事给他带来的恐惧和痛苦可能远比人们想象的要严重许多。

失恋后,心痛如刀绞。闭上眼,脑海里全是他的样子,一遍遍回想起和他的点点滴滴,可睁开眼后,房间里却空空荡荡,他再也不会出现了。走出阴影后,再回想起这段难熬的日子,不仅不会有当时的难过,甚至会觉得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难以理解。

创业失败,失去收入,还欠下一笔债。不敢向亲人坦白,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每个月的工资去掉最基本的生活开销外,全都拿去还债。这种暗无天日的还债生活使人焦虑,失眠是常事,有时候甚至还会想一了百了。

正在经历这种痛苦的你或许感觉天都要塌了,但在这之后,你或许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太小题大做,不就是(请家长|失恋|欠债)吗,大不了(挨顿打|再找一个|慢慢还钱)呗,又死不了人,何必呢?

人的一生总会经历很多痛苦,每经历一次痛苦,我们承受痛苦的能力就会增强,只要我们没被彻底击垮,我们自己就会从当事人变成旁观者。


这一切其实没什么,学会快乐就好

之前写过一篇科幻小说《云球》的读后感,这部小说里有一个角色叫鲍雪北,他曾在地球所工作,然后进入云球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他知道,眼前的一切不过是运行在计算机里的程序。如果我是生活在云球的鲍雪北,那么我大概不会再为任何事而烦恼了吧,因为这不值得。

我们即使知道自己对于世间的一切来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也很难以超越自身的视角去观察自己,我们没办法不在意这一切。因为在意,所以有些事会令我们难过。被老师当众批评会脸红,因为你还有羞耻心,为欠债而感到不安,因为你还有良心,为失恋而痛苦,说明你还有对爱的渴望。

有些事我们无法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调整自己的心态。面临不幸,你可以哭、可以崩溃,但不要害怕,否则风雨过后,连你自己都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可笑。

欧阳桂花

欧阳桂花

本站特约作者、没文化、没技术、喜欢思考、热爱生活、是个好人。

5条评论

  1. 选择堕落的权利没有被剥夺,只不过堕落的形式跟以前不一样了。

    1. 对。由于选择堕落的成本被大幅提高了,如果不努力,连生存都是问题。所以现在的堕落更多的是指思想或形式上的。

  2. 我一直告诉我自己,不要觉得自己悲惨,不信,看看罗翔口中的张三。

    1. 张三哪惨了,光二奶就包了八个,贪污腐败、花天酒地,毫无节制地享受物质生活,虽然注定落网,但在落网前,哪个打工人不羡慕张三这样的生活呢?

      估计张三们曾经也是可怜的打工人,只是最后被逼得没路了吧,反正是死,被压迫死还不如过把瘾再死。

  3. 世界可能不会好了,但我会,这个标题好。

发表评论